让歌剧艺术从方寸舞台走进日常生活

上个月,由国家大剧院、大连市“打造文化大连”活动组委会主办的“2018国家大剧院国际歌剧电影展”大连站在大连百丽宫影城成功举办。一周时间里,13部中外优质歌剧电影共计放映26场,让大连影迷直呼过瘾。

这是国际歌剧电影展在大连的第三年。2016年起,每年夏季,歌剧电影都要为大连影迷献上一场难得的视听盛宴。通过影展,歌剧艺术从方寸舞台走进了大连市民的日常生活,让大连电影文化生态层次更加丰富。

歌剧电影不同于歌剧,也不同于电影,那它究竟是什么?在大连的这三年,歌剧电影的发展状况如何?影迷们对歌剧电影又有怎样的情怀和看法?大连影院相关人士的解读和影迷朋友的见解,将带你进一步了解歌剧电影艺术。

大学生记者团云霄本报记者彭杭

歌剧是原始的电影 

电影是未来的歌剧

有人曾说:“歌剧是原始的电影,电影是未来的歌剧。”歌剧电影,就是以歌剧或歌剧演出为内容拍摄成的电影,是歌剧和电影两大艺术体裁“联姻”而产生的新的艺术品种。歌剧电影不仅融合了歌剧、电影二者的艺术表现手法和魅力,而且也有其自身的独特性,客观上成为一种有自身审美本位的艺术体裁。

歌剧电影拥有悠久的历史。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在法国巴黎首次放映他们拍摄的《卢米埃尔工厂的大门》,标志着电影的诞生。1915年,制片人塞西尔·德米尔将歌唱家杰拉尓丁·法勒主演的《卡门》搬到了荧幕上,成为最早的歌剧电影,而这两者相距仅20年。

虽然歌剧电影欠缺现场感,少了些震撼,但同时,它也可以弥补现场演出时的一些遗憾,这是歌剧电影存在的意义之一。歌剧电影是所拍摄的歌剧制作中艺术水准和完美程度最高部分的集锦,从而过滤了现场演出过程中难以避免的失误和瑕疵,保证了歌剧观赏的最佳效果。在观赏歌剧电影时,借助于高清投影和环绕音响的视听技术,观众的眼睛可以随着摄影机的镜头贴近剧中人物的表情、动作以及最微小的细节;而在歌剧院现场演出中,即使坐在最前排的座位,剧中人物的表情和神态都未必能清晰可见。

歌剧电影

在大连的观影人数逐年增长

据大连百丽宫影城经理散原鑫介绍,三年前的首届歌剧电影展上,前来观影的总人数在500人左右,去年达到了1000人,今年则达到1200人。“歌剧电影对于大连来说依旧是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但这种形式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散原鑫说。

歌剧电影在大连发展的这三年里,也拥有了不少忠实的影迷,兰花(化名)女士便是其中之一。她认为,歌剧电影的魅力在于通过电影艺术,歌剧中人物的特点能够被放大、被感知。

与往届相比,今年的歌剧电影展与“打造文化大连·市民艺术鉴赏”活动相结合,让很多市民深感受用。艺术家见面会、艺术鉴赏等活动,让市民对歌剧电影这门高雅艺术不再陌生。在8月17日的歌剧电影《长征》的艺术家见面会上,导演侯克明与主演王海涛、王喆三位艺术家通过解答观众提问的方式,对歌剧《长征》以及歌剧电影的制作进行深度解析。8月18日晚,国家大剧院舞美总监、国家一级舞美设计高广健老师,还与大连观众分享于国家大剧院原创京剧《天下归心》的舞美设计理念,以及张艺谋导演参与创作的幕后故事。

不少市民表示,艺术家讲解的活动形式特别好,让他们受益匪浅,配合歌剧电影的展映,可以更加立体地感受到歌剧艺术的魅力。

歌剧电影的普及之路还很漫长

一个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是,电影在今天的受众群远大于歌剧,因而歌剧电影的一个不可低估的意义在于拓展歌剧听众,也因为歌剧听众基础薄弱,歌剧电影的普及之路由此仍很漫长。对于歌剧电影为什么在国内依然小众的问题,兰花也有自己的看法,她说:“欣赏歌剧电影需要较高的审美水平和音乐素养,这都离不开美育的影响。音乐素养的提高作为美育的一部分,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可以通过让媒体积极宣传来提高歌剧电影的知名度,例如开设专栏,邀请艺术家们讲讲歌剧的历史,增加影迷接触歌剧电影的频率,便可以潜移默化地让歌剧电影走进影迷心里。”

散原鑫也表示:“或许是受制于我们的宣传形式,歌剧电影还没有被更多的人所了解,未来几年时间里,我们还要继续承办大连站的国际歌剧电影展,并加强宣传,我相信未来的观影人次还会有很大的提升。”

让歌剧电影在大连焕发更大的活力,拥有广阔而富饶的生长空间,是影迷们的期待,也是大连作为主要参展城市的使命与担当。


编辑: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