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皮影走出一条延续与发展之路

记者凌凤

本刊7月18日关于锦华小学皮影传习所的报道刊出后,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于大连皮影传承问题的全面关注。在文化艺术呈多元发展态势,人们的追求也随着观念的更新而千姿百态的大背景下,皮影戏也和许多传统艺术一样,逐渐呈衰微之势。但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大连皮影人面对艺人年龄老化、传承人缺乏的困境,通过不断的尝试与探索,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皮影保护与传承之路,让这门艺术重新焕发出青春……

创新才是硬道理

在皮影戏的改革发展中,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走在了前面。他们在立足传承的基础上,勇于改革、大胆创新,为古老的皮影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

2009年,他们排演大型童话故事剧《卖火柴的小女孩》,从题材上大胆引进,洋为中用;在舞台设置上,打破皮影戏传统影窗的理念,改成了高6米、宽12米,拥有两处分背景,并且皮影幕有升降、横拉功能的超大影窗;在影人制作上更加现代化,所有影人身高都在1.5米以上,并采用了现代材料赛璐片,比驴皮影人更透明,更便于刻制。

2016年,他们又原创了大型人偶同台皮影戏《红舞鞋》,再一次突破了传统皮影戏影人、影窗规格局限,不但创制了8米影窗和1.5米的影人,还创造性地将荧光色绘制到影人上,使影人形象更加逼真清晰、优美生动。此外,还采用人偶同台的表现形式,增加了灯光、烟雾、雪花等舞台效果,增强了皮影戏的感染力和演出效果。该剧获得2016年金狮奖·第四届全国木偶皮影剧目展演优秀剧目奖。去年,该剧又在第二届南充国际木偶艺术周上获得“优秀剧目奖”。

除了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大连地区还活跃着复州城镇“德胜班”、瓦房店市文化馆皮影队、得利寺镇“义和班”、驼山乡“西屏王家班”、复州城皮影班等多个皮影班(团、队)。这些传统艺人们也在尝试创作和改编一些新的剧目,如义和班改编的《沙场情缘》《孟姜女》等;西屏王家班根据本地民间故事创作的《淤泥河救主》、现代戏《窗口考察》《双下跪》等,他们还从外地引进了寓言故事、童话故事剧,丰富了剧目,拓宽了市场,扩大了观众面,为古老的皮影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文化特性的东西不是一定要原汁原味”,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团长,复州皮影市级传承人葛运峰说:“民间艺术要有受众,我们需要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有发展,符合现代人的欣赏需要。”

把皮影艺术立在校园里

近年来,各级政府对传统文化和艺术渐渐重视起来,无论是政策还是资金,都加大了投入,皮影也受到了市各级相关部门的关心和重视。

自2006年起,根据大连市委宣传部、大连市文广局、大连市教育局、大连市财政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皮影戏艺术进校园”活动的通知》文件,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深入14个区市县300多所学校,演出皮影戏1240场。其间,大连锦华小学、大连市第六十二中学、大连市春柳小学等将皮影戏纳入校本课程,邀请传承人授课指导。

2008年,春柳小学成立了全国第一家校园皮影剧团。2015年大连锦华小学成立大连皮影非遗传习所。目前,大连已有五六所中小学成立了自己的皮影剧团。

葛运峰说:“我们现在每年都有大量的公益性演出,而其中的90%都走进了校园,我们希望能够把皮影这门艺术立在校园里面。”

传承的关键在人才

2005年5月,复州皮影德胜班应辽宁电视台之邀,赴沈阳做了一期专题节目《乡韵——辽南皮影戏》。此间,特邀嘉宾、中国民俗学会理事、著名专家乌丙安教授,对复州皮影戏给予高度评价。在这期节目中,他提出了一个鲜明的观点:“皮影是人类电影、电视之祖。”这是对皮影戏这一古老而又独具魅力的民间艺术最中肯的评价。

目前,大连地区从事皮影艺术的有近百人,但其中多数是65岁~70岁的老艺人,只有大连市群众艺术馆皮影剧团偏年轻化,近20人的队伍,平均年龄三十五六岁左右。

“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人才。”大连市群众艺术馆馆长郑晓丽说。

正是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今年上半年,大连市群众艺术馆向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申报了“皮影木偶跨界人才培养培训项目”。“皮影与木偶都是傀儡戏,有共通之处,我们希望利用皮影与木偶的共性,培养复合型人才,”郑晓丽说:“如果项目能够通过,我们还计划对经典剧目《红舞鞋》进行改编,把皮影与木偶的表演方式融合起来,创造全新的表现形式。”


编辑:李良